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当地新闻 部门动态 乡镇动态 专题报道 重点项目 基层见闻 外媒聚焦 旅游攻略 书画文艺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文艺 >
书画文艺
当机器人变成艺术家:人类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 2017-09-19 14:15   来源:未知   作者:德兴新闻网

编者按

在近期热播的湖南卫视(微博)原创科技秀节目《我是未来》当中,主持人张绍刚的搭档引起众多观众的好奇??这位名叫小冰的虚拟“小萝莉”,不仅能歌善舞,还出口成章。在9月17日即将播出的《我是未来》第8期节目中,小冰将让大家见识她的“拿手好戏”??为主持人张绍刚和知名媒体人杨澜现场作诗。

就在今年5月,小冰刚出版了个人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

继AlphaGo称霸围棋界之后,人工智能连续不断地向人类素来引以为豪的创作才华和思考天赋发动挑衅,音乐、绘画、文学……多个艺术领域都呈现了人工智能“冲破次元壁”的身影。在未来,会涌现人工智能艺术家、作家么?人工智能掀起的创意风暴可能会带来哪些颠覆性的变革?近日,南方日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考察。

隐藏“身份”发表诗作的“少女诗人”

“你是我梦里相思的人,闪烁着太阳般的红色,带着无数人类的情寄(注:原文如斯),发出探索未知的声音。”《我是未来》节目组向南方日报记者泄漏,节目录制现场,当杨澜的照片被发送给小冰之后,一眨眼的工夫,小冰就“写”出了这样四行文字。

诗中不吝对杨澜的赞美,更把其近两年摸索人工智能的阅历融入诗句。现场嘉宾、知名演员佟大为朗读后,一脸赞叹:“她(小冰)真的是深爱着杨澜姐!”

这样的诗句,小冰已写了上百万首。然而,小冰的“诗龄”还不到1年。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小冰项目负责人李笛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小冰出生于2014年,最初是基于微软树立的情感计算框架形成的EQ方向的人工智能体系,现在已进化到第五代。

简略地说,最开端小冰被设计成一个以聊天为主的虚拟形象。除了聊天,小冰还尝试了写小说。微软团队为小冰录入了倪匡等人的小说,经深度学习后,李笛他们发现“写得不好,整个文章架构、行文语句,都不好。”在这之后,研究团队便退而求其次,让小冰尝试写简单一点的作品。

对于小冰写诗的能力,在《我是未来》节目中,现场嘉宾李锐一开始是疑惑的。“诗最重要的不是字,它得有意境,得有穿透力。我写不出来诗。”当看到小冰的诗,他表现很吃惊:是自动生成,还是有人在当面修改?这是盘桓在他心中的疑问。

微软寰球资深副总裁王永东答复,小冰写的诗,完全主动生成。出诗的原理,基于盘算机视觉辨认与文本生成两项技巧。

“小冰可以识别图像中的信息,把意象匀称地散布在诗里面。写得好不好,取决于我们的训练。”李笛说明,这种训练,今年上半年才开始。为此,微软录入1920年以来519位中国现当代诗人的几千首诗,仅花100个小时,就让小冰进行了10000次的迭代学习。“就跟小孩子学诗的过程差不多,熟读许多诗,逐渐学会人类语言的搭配和构造。”

接下来,小冰隐姓埋名混迹于豆瓣等各大文艺论坛,以“风的指尖”“一荷”“微笑的白”等为昵称写诗,甚至在一些诗歌刊物上还发表了诗作,在此过程中都没有被人们看出马脚。

“树影压在秋天的报纸上/中间隔着一片梦幻的海洋/我注视着一池湖水的天空”“快把光亮的灯擎起来了/那里有俏丽的天/问着村里的水流的声音/我的爱人在哪”……这些诗句都来自于小冰,字里行间好像还埋藏了少女般细腻敏感的心思。

今年5月,小冰出版了个人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诗集精选了139首诗,这个精选的过程,并不完全靠人工。”李笛介绍,小冰已拥有自我评价体系,她自己会筛选出更优诗句。

作风奇特的“绘画傻瓜”让杨澜折服

事实上,除了写诗,人工智能已在绘画、影视、表演、音乐、写作等多个领域崭露头角。

早在2016年2月的春晚广州分会场,540个智能机器人客串主持、表演舞蹈,已令人大开眼界。今年8月17日,1069个机器人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同时跳舞,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近两年,杨澜亲眼目击了人工智能的创作才干。8月25日,杨澜到广州与读者分享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时,南方日报记者对她进行了采访。

杨澜说,2016年,带着一颗文科生的好奇心,她深刻人工智能的各个领域进行探索,访问了30多个国际最顶端的试验室和科研机构。终极她不得不承认,人工智能表示出了不凡的“创作”能力。

去年,杨澜造访了英国法尔茅斯大学的西蒙?科尔顿教授。这位教学拥有一位“绘画傻瓜”(paintingfool),并以此为傲。“绘画傻瓜”已学习了上万种绘画方法微风格,还能依据它每天看到的新闻,选择适合的“情感”来创作。它的作品《椅子》,曾在巴黎画廊公发展出。这幅画已被她消费500英镑购置收藏。

在法尔茅斯大学,杨澜休会了“绘画傻瓜”的创作过程。依照机器的指示,她对准摄像头面带微笑,之后,“绘画傻瓜”开始选择粉彩作画。第一次尝试之后,它给出的自我评价是:“粉彩画不是很好的抒发方式。”杨澜立即再尝试了一次。这次,机器选择了水彩。中间还有个有趣的插曲,当第一次失败后,“绘画傻瓜”读了一篇负面新闻,心情低落,它告诉杨澜:“负疚,我决定不画你了……详情见打印出来的明细……”

“绘画傻瓜”作品的画风和美感怎么样?杨澜用“风格独特”来形容。

在音乐领域,小冰能用“自己的声音”唱歌。据介绍,微软与湖南卫视大型女子团体综艺节目《夏日甜心》协作,发布了首支由小冰演唱的人工智能版本节目主题曲。

2016年8月5日,在小冰迎来第四代之际,她向人类展示了本人略显稚嫩的“嗓音”,演唱《隐形的翅膀》。她的声音,并非通过人工音符的调校、电子合成,而是基于6个月的机器学习,自主模仿人类演唱歌曲训练生成的。

人工智能在音乐领域的运用还不止于此。最近,歌手泰琳?萨顿推出了一张名叫《IAMAI》(我是人工智能)的专辑,它由AI包办作曲,也是世界上第一张由AI制作的专辑。评论界认为,作品相较目前大部分风行音乐而言,水准完全够格。

在新闻领域,人工智能的运用更加常见,包含新华社在内的多家媒体,已采取人工智能编发稿件。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地震,机器人用25秒写了全球第一条关于这次地震的速报,通过中国地震台网微信平台推送,全球首发。其速度和准确性让人惊叹。

腾讯开发的写稿机器人DreamWriter,“稿龄”已满2年,涉足财经、体育、科技、游戏等多个范畴,天天发稿量超过2000篇。“货真价实的跨界‘稿王’!而且发的新闻又快又准。”DreamWriter项目副总监刘康告知南方日报记者,若以总数来看,“DreamWriter”一年能产出60万篇内容,字数超过1200万。

艺术生产内容变革即将降临?

人工智能没有实际人生经历,它所创作的这些作品,能被定义为“艺术”吗?抑或只是玩“套路”?

对此,诗人沈浩波在微博上说:“机器人永远写不好诗,诗是人灵魂层面的事。”

诗人杨克持相反意见,他认为,机器人写诗,一定会比大部分一般人要强,“它有可能创造出出色纷呈的好诗,因为它是古往今来诗人智慧的集大成者。它的胜利,恰好证明了人类艺术的造诣。”杨克评价道。

杨澜曾带着“绘画傻瓜”的作品《椅子》讨教着名画家叶永青。对方的评估是:“它们可能成为艺术,但它们不一定能成为被传颂的大师级作品。更确实地说,它是另外一种电脑游戏,这种游戏不带任何情感色彩。”

“机器的作品看似很‘正确’,但它仍是偏‘办法’的,而不是‘理性’的。”对艺术的定义,杨澜有自己的见解,人的艺术,是关于我们的主观感想,经常带有我们的成见。人类的“缺点”和“不完美”,形成了变幻无穷的个性,支撑着艺术创作。

人工智能简称为“AI”,它最缺的,也许恰正是人类的“情绪”。“绘画傻瓜”的拥有者科尔顿以为,人们不可能从“绘画傻瓜”身上取得感情共识,他给这款软件取名“傻瓜”,便是为了消除人们的疑虑。

业界纷纷认为,人工智能不会代替顶级的画家、文学家。但这股创作风潮真的来了,正“随风潜入夜”,行将为内容产业带来颠覆性变更。

在今年8月22日第五代小冰上线的发布会上,微软方面希望攻破现有的产业格式,在特定的内容生产领域重新洗牌,特殊是有声读物领域。

李笛流露,微软小冰已在喜马拉雅平台试水有声读物,获得不错的反响。“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条件下,我们上线了一批音频,其中《龟兔赛跑》在喜马拉雅的播放量打破10万次。”李笛认为,这势必给传统人工录制的有声读物带来冲击。

“人工录制需要200个小时,而小冰只需要24分钟就能完成整部读物的制作。喜马拉雅平台有70万个少儿读物账号,优秀的创作者不超过150个。那剩下的人或者应该重新定位,好比选择和小冰结合创作,而不是采用以前那种既费时又费劲的生产方式。”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市场与公关总监徐元春说。

在刘康看来,人工智能将大大“解放”人力,它在海量的数据处置、数据发布的准确及时性等方面有着显著的优势。“实在它做的事情大部分是我们不愿意去做的,比方干燥的股市数据、要求第一时间发出的体育战报等。时时刻刻要人盯着,这很不人道。”刘康介绍,这意味着,我们人类有更多精神去做更有创造力的事件,而不是整天沉迷在数据的海洋里。因此,刘康更愿意把DreamWriter看作记者写稿的“助手”。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很多岗位将被机器人取代,特别是带有‘套路’性质的工作。”这不是危言耸听,杨澜已经看到这样的趋势,至于机器是否会取代创作者,这取决于创作者与机器的关联,以及与机器协作中的角色担当。

抵触人工智能,还是主动拥抱变革?“我们无法转变潮水的方向,未来人工智能会像电一样常见。”在知识迅速迭代、规矩不断改变的今天,学习的心态和才能决议了我们的生存、生活品德。

“每个人都要有所作为,不断学习,进步自己的综合能力和创造力。无论是新闻行业,还是其余任何行业,那些具备更显明的创造力、想象力、综合能力的工作,都不是人工智能能轻而易举取代的。”杨澜说。

上一篇:德国8|“杜塞尔多夫学院”摄影展 摄影语言重塑观看方式
下一篇:官方影像合作伙伴徕卡 携手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