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当地新闻 部门动态 乡镇动态 专题报道 重点项目 基层见闻 外媒聚焦 旅游攻略 书画文艺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德兴新闻网 > 乡镇动态 >
乡镇动态
走进乌孙古道,我看到了什么:现实版的天堂+地
发布时间: 2020-04-14 01:08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作者:走8户外探险   1412人关注 2020-4-10 12:09

2018年7月 从洛克回来后,李公纸就想着要去乌孙,老宋说可以啊,那我当然也要去啊。接下来就是李公纸的事了(看攻略,找户外俱乐部等等)最后决定跟着“走8户外探险俱乐部”走(真的是让他找对了)

乌孙古道是新疆三大骨灰级徒步线路之一(乌孙、夏特、狼塔C),属于高危线路,也是风景最美的线路。新疆以天山为界,以北称北疆地区,以南为南疆地区,而乌孙古道是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经过天山到阿克苏地区的穿越,即从北疆穿越到南疆。

所说的乌孙古道是指乌孙国到龟兹国穿天山南北的古道;龟兹古国是现新疆库车,拜城一带。此道汉代起至清、民国时均有通行,清政府平息大小和卓叛乱时还曾利用过。

乌孙之美,是多元的、丰满的,大气而精致,厚重而细腻,有艰险与挑战,也有令人窒息的风光和诱惑。这段纵跨天山南北的120公里风光之路,囊括草原、密林、雪山、冰川、湖泊等各类景观,移步易景,令人叹为观止。

乌孙古道,线路崎岖,全程翻越2座达坂,数次渡河,最高处阿克布拉克达坂海拔近4000米,总体难度颇大,对体力耐力有很高的要求。

根据行程我们6月22日凌晨先入住乌鲁木齐西大桥如家酒店,6月22日下午所有人员集合后,由领队山和押队不离检查我们的个人装备,然后召开准备会议后,于6月22日晚21:53坐火车乌鲁木齐—库车

(由于各种原因,因此我们这次是反穿)

6月23日早晨8:10到达库车,早餐后买些需要用品,坐车出发 —巴音布鲁克 —阿克苏—黑英山乡喀赞其村— 博斯坦铁热克村——中午到达玉开都维村村委会报备后出发进山。

今天的路程15公里 1900多上升到2100多,晚上9点50到达营地,大伙儿忙着搭帐篷,易崴脚的乱石路走到没想法,过了无数条小溪,还有两条大河是马儿驼着过的。今天的步数是34000多。

一上来就要淌条大河,还好有马儿驮着过(但是也害怕,总觉得坐不稳要摔下去)

第一天进山穿的这件衣服,没想到是最后一次穿了…

晚上10点不到 我们到达营地扎营

11点半后不离喊我们吃晚饭了,四菜一汤标配,没想到两个90后的娃娃做菜还挺不错的呢。

6.24 博孜克日格河谷 25公里,早上将近9点出发,一直走到晚上9点40分才到营地,峡谷、小溪、水急的河流、危险的崖壁惊险!刺激!真功夫 !感觉我们都可以做替身演员了,今天走了将近5万步。

过溪水河流,因为是雪山融化的水,所以冰寒刺骨,而这种从脚到心窝的寒冷,哪怕是穿着防水羊毛袜也没什么用

扎营的地方四周都是山,外围就是雪山,所以觉得好冷

晚上9点40到达营地扎营,今晚吃了一道新菜—皮辣红(皮牙子+青椒丝+西红柿)这是一道凉拌菜,很爽口。

6月25日,清晨被水流声吵醒,起来后觉得有点头疼,好像是要感冒了~早上9点半出发,四周都是雪山,走雪山冷,又滑,今天的步数只有15000多步,但是路超级难走…

牧民牵着马,还有羊群在前面探路,马帮随后,小羊羔好可怜(′;︵;`)

队友曾老师拍下了我在雪山上啃苹果

看到那一片湖了

下午4点多走到阿克布拉克达坂的时候,牧民有3匹马滑下山摔死了,马上驼的三只小羊羔也死了,形势更险峻了,马帮驮行李的马走不了了。

领队说现在(要么进要么撤),可是撤回的话大家都不甘心啊,心里的那片湖就在眼前了,翻下达坂就到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今晚就在达坂这边扎营,明天早上看情况再出发。

于是大伙儿就在海拔3800的达坂上搭帐篷晚上10点半天还亮着,暴风雪让人害怕

我躲在帐篷里不敢出去,老宋拿来同行的小萍姐给的面膜,让我补补水,逗我笑,叫我不要紧张,山队在想办法呢。

这么冷的天,山队和不离依然给我们做了四菜一汤

6月26日,早上醒来外面风很大,雪不下了,拉开帐帘,天空有点灰蒙蒙的,外面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听见山队喊“大家都快起来吧”,原本很担忧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山队让我们快点起来,那应该就是可以前进了~挣扎着从睡袋里出来,寒冷侵蚀,迅速穿上羽绒服抓绒衣。山队说前面可以走了,不过要自己背包,马儿不能驼行李了,那就意味着我们要重装走雪山,我们6人商量着减压,我和老宋两个驼包压缩成一个驼包,扔了好多装备,呜呜呜…

7点半后大家都整理好行李出发,第一次爬雪山,痛苦到下次再也不想来,可是在看到天堂湖的那一刻,我高呼了一声“天堂湖我来了”接着是激动的泪流满面~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今天真的是从地狱到天堂。(原本是昨晚在天堂湖扎营的,昨天突发情况,所以今天中午才到达天堂湖,为了明天能少走点,大家决定不在天堂湖扎营了)

雪很厚,我背着个重包,走路更艰难了…早上喝了水袋里的水,很冷,胃难受痛的走不动,而且还很喘(可能是有点高反)所以今天一直落在最后,不离也一直在后面不离不弃的陪着我

终于从雪山上下来了,抽根烟缓一缓

湛蓝晶透的天堂湖是乌孙古道的标志,如明珠般点缀在其中。

蒋哥的四连拍

天堂湖!美的无与伦比,只需一眼,便彻底沉沦,不可自拔。

在最好的时光,邂逅最美的风景,乌孙古道中的天堂湖,就像是冰山美人,安静舒适,四周背靠俊俏挺拔的雪山,水天一色,完美!

在达坂上扔了好多,老宋硬把这条红裙子塞进驼包里了,他说不能留遗憾

绕着天堂湖经过了著名的“老虎口”,我们每一位队员都忍不住在此拍照留影了。

晚上8点半到林业局管理站扎营。今天的步数是43000多,天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但是大伙儿今晚明显比昨晚开心很多

李公纸的脚扭伤了,山队给他上药按摩

6月27日,由于遇到暴风雪,第三天的线路分两天完成,今天的路程只有8公里,所以山队让大家多休息会儿,上午11点出发,海拔从2300下降到2000, 走了3公里后开始有过河,7趟河过得真爽,水流的很急,有几次要摔跤了,多亏了老宋一直拽紧我,才算安全过河。

过完河就是溜索,今天路程较为轻松,从营地沿峡谷而下,穿过道道溪流,穿过丛林,视野逐渐开阔,映入眼帘的是一道蓝绿色的河流蜿蜒盘踞谷中,这条河便是闻名遐迩的阔克苏河,从南疆到北疆 ,紧张刺激。

溜索是哈萨克牧民架设的比较简陋的滑轮装置,一根钢绞线连接河岸两端,滑轮组挂着一个正方体的铁篮子,听他们说这个铁篮子原本是有门的,可是现在门也没了,就用绳子拉两圈,铁篮子只能容纳3人。需要通过的话,每人花费200大洋。

溜索渡过阔克苏河后向前500米后扎营。下午2点半到达营地,营地有三间木屋和几间帐篷搭的屋子,今天的大餐是一羊多吃,看着他们去山上抓羊、宰羊、烤羊肉烤羊排、手抓羊、羊汤,生平第一次这样的经历,难忘!(今天一共15000多步)

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等着吃烤羊排了

家长在搭帐篷的时候 ,我认识了两个娃娃,小女孩叫丽拉,长得好美。

羊肉吃起来

6.28 早上8点20出发,晚上7点到达营地(琼达坂营地)扎营,今天是18公里,最后8公里1500的爬升 ,从海拔2000爬到海拔3500,为了减少后面一天的压力(所以多走点)崖壁横切4公里,非常痛苦,将近70°的角度,采取“之”字型的方式爬升横切。前面两公里我基本是用爬的,实在是太陡了,腿软,不敢站起来走,走到快崩溃了,接着又是过河 ,今天过了十五次河 (以后你们谁也不要叫我去参加什么溯溪了,经过乌孙的过小溪淌河流,我啥都没兴趣了)接着就是1500的爬升,这一天虐的够爽。(32000多步)


今天的我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8公里路爬升1500米,我走的飞快,一直走在前面,连老宋都叫我偶像女神了 #129303;

在山上看到野葱,都说野葱炒蛋好吃 #128523;

就这样慢慢的、痛苦的艰难上行着,费劲辛苦地翻上一个坡,可上面还是坡,也看不见上面到底还有多少…随着海拔的爬升,山风越来越大了,冰寒刺骨,冷!太阳已经被山风吹进了云层里,天色慢慢阴暗下来。晚上7点多终于登上了海拔3800米不到的琼达坂营地,站在视野开阔的达坂上,一阵阵的寒风吹来,积雪的峰峦叠嶂起伏,一座座雪峰高立,全无雕饰,竟是让人忘却了寒冷与艰辛。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祖国大好河山真的是太美了!

搭帐篷 的时候下起了雨,大伙儿都很快的搭好帐篷钻进去了,可是领队他们还在为我们做晚饭,也不肯让我们帮忙,等我们吃完了 他们再吃再收拾,每天都弄得很晚才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又要起来给我们烧水做早饭,这两位领队的年龄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在家都是父母的宝贝,如果他们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工作这么辛苦,肯定会心疼吧。

6月29日,早上烧了野葱炒蛋还有粥,味道好极了!

早上8点半出发,爬升 200米(雪山,乱石路)接着是下雪山(这个我最害怕)走完雪山还有沼泽地,我踩下去了两次 #128565;还好不是很深,鞋子和裤子脏死了~后面的乱石路走到没朋友,今天一共15公里,(33000多步)最后的一段路走的还算是比较轻松的。下午5点到达营地扎营。

前面就是一段沼泽地

这里绿草如茵,随着地势错落起伏,如波似浪;牛马洒落,加上点缀其中的当地特色的木房子,就像在童话世界里。

这一路上处处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总想放轻脚步,抑或是停下来,好好地融入这童话般的仙境里…

越是罕至的景色,越需要迈出艰辛的脚步才能看得到。视觉的天堂~身体的地狱~也许脚下的路有捷径,但是过程却只能用我们的双脚一步一步去丈量,用心一点一滴去感悟,抬头看到的便是天堂美景…

天气很好,我们坐在阳光下吃晚饭。

6月30日,今天是出山的日子,剩下的8公里的路程,大家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早上8点半出发,一路下坡出山,中午11点半到达琼库什台村。

8天7夜的“失联”状态终于可以解除了。

老关一路拍了好多花儿

出山了!

出山了!

出山了!

骨灰级线路—乌孙古道成功穿越!

领队给我们每位队员颁发荣誉证书和奖牌,然后我看着荣誉证书又忍不住流泪了…

“祝贺成功完成乌孙古道线路穿越。也许它是您迄今为止走过最长的路,正是因为它的艰难,才使我们一同上路,我们相互扶持,感受痛苦,体会快乐!我们留下的不只是汗水和足迹,还有值得一辈子感慨的回忆,伴随一生的友情和挑战自我的信念!”

值得回忆一辈子……

2019年第一批成功穿越乌孙古道(是反穿的)真心不容易啊!

庆功宴的时候,老关为大家献上一首歌

( 本文作者 : 走8户外探险 ) 12下一页
所说的乌孙古道是指乌孙国到龟兹国穿天山南北的古道;龟兹古国是现新疆库车,拜城一带。此道汉代起至清、民国时均有通行,清政府平息大小和卓叛乱时还曾利用过。乌孙之美,是多元的、丰满的,大气而精致,厚重而细腻,有艰险与挑战,也有令人窒息的风光和诱惑。这段纵跨天山南北的120公里风光之路,囊括草原、密林、雪山、冰川、湖泊等各类景观,移步易景,令人叹为观止。
所说的乌孙古道是指乌孙国到龟兹国穿天山南北的古道;龟兹古国是现新疆库车,拜城一带。此道汉代起至清、民国时均有通行,清政府平息大小和卓叛乱时还曾利用过。乌孙之美,是多元的、丰满的,大气而精致,厚重而细腻,有艰险与挑战,也有令人窒息的风光和诱惑。这段纵跨天山南北的120公里风光之路,囊括草原、密林、雪山、冰川、湖泊等各类景观,移步易景,令人叹为观止。

上一篇:新冠病毒对英国高山向导的影响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